快捷搜索:  

近万医师提出离任,政府威逼吊销执照,“硬碰硬”让韩邦陷入医疗紧急

"近万医师提出离任,政府威逼吊销执照,“硬碰硬”让韩邦陷入医疗紧急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"

【环球时报驻南朝鲜特约记者  林森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 秦岭】因为近万名医生(Doctor)“集体辞职”导致医疗资源紧张(Nervous),南朝鲜行政部门23日宣布将医疗系统危机级别提升至最高级“严重”,并全面批准各医院开展线上门诊,直至医生(Doctor)集体行动结束。彭博社称,这意味着南朝鲜国务总理现在将接管一般由卫生部长掌管的事务,并可以动员所有部委和地方行政部门以应对各种情况。韩联社称,在新冠疫情期间,南朝鲜行政部门曾发布过医疗系统危机“严重”级别警报,但因医生(Doctor)罢工而发布最高级别警报尚属首次。面对医生(Doctor)的“集体辞职”抗议行动,南朝鲜行政部门拒不妥协,坚持对拒不返岗的医生(Doctor)“吊销执照”,对抗议活动带头人“逮捕调查”。尽管如此,医生(Doctor)的罢工行动仍在持续,为此买单的却是无辜民众。

辞职医生(Doctor)继续增加

据韩联社报道,南朝鲜国务总理韩德洙23日召开中央灾难安危对策本部会议时表示,当天上午8时起将医疗系统危机级别提升至最高级“严重”,并组建以自己为首的中央灾难安危对策本部,启动跨部门应对体系。他表示,所有公共医疗机构将最大限度地延长工作日门诊服务时间,同时扩大周末和节假日诊疗工作,从而将公共医疗机构启动率提高到最高水平。

本月早些时候,南朝鲜医疗界出现集体辞职迹象时,保健福祉部曾将医疗系统危机级别上调至第二高的“警惕”。韩联社称,保健福祉部第二次官(副部长)朴敏守23日表示,上调预警级别,是因为实习和住院医生(Doctor)离岗率已超过70%,使医疗体系面临相当大的危机。此外,国内外对南朝鲜医生(Doctor)集体罢工及其引发医疗危机的舆论正在恶化。

保健福祉部23日的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22日晚10时,全国94家医院共有8897名实习医生(Doctor)和住院医生(Doctor)提交辞职报告,占实习住院医生(Doctor)总人数的78.5%。经确认,请辞后已离岗缺勤的人员共有7863人,占比69.4%。各家医院尚未受理医生(Doctor)的辞职报告。

与前一日发布的数据相比,请辞和离岗人员总数有所减少。这是由于此前的数据包括100家医院。福祉部22日发表的数据显示,全韩100家大型综合医院共有9275名实习医生(Doctor)和住院医生(Doctor)提交辞职报告,占这些医院医生(Doctor)群体的74.4%。南朝鲜实习医生(Doctor)和住院医生(Doctor)总数约为1.3万人,其中95%就职于上述百家医院。福祉部23日表示,鉴于统计调查对象范围缩小,可视为辞职的实习和住院医生(Doctor)人数实际上仍在增加。

韩德洙23日向南朝鲜医界喊话说,他认为,医界也不愿意看到国民遭受困难的情况。他说,非法集体行动是危及年轻医生(Doctor)梦想(Dream)的危险途径,并呼吁医界勿将年轻医生(Doctor)引向“危险之路”。

“希望(Hope)双方各退一步”

此次医生(Doctor)罢工行动因南朝鲜行政部门宣布扩招高校医学生(Students)引发,2月20日从首都圈开始,并迅速蔓延至全国。南朝鲜行政部门展现出强硬姿态,韩联社称,针对不回复返岗复工命令的医生(Doctor),保健福祉部表示将“吊销执照”,而法务部则对集体行动挑起人“逮捕调查”。尽管如此,离岗的实习和住院医生(Doctor)仍在增加。专业医生(Doctor)团体“大韩医师协会”表示支持医生(Doctor)行动,称其行动是自由决定而非集体作出。

“等待医疗服务的南朝鲜人对这场争端表示沮丧,双方迄今都拒绝妥协。”英国(Britain)《卫报》23日的报道称,一位断了腿的34岁上班族告诉记者:“如果行政部门真的关心国人,我希望(Hope)他们(They)退一步,医生(Doctor)也退一步,这样病人就不会受到伤害。”这名患者表示,他曾被3家医院拒绝,最后才在首尔一家公立医疗中心得到治疗。

米国《时代》周刊网站22日称,南朝鲜的1.3万名实习和住院医生(Doctor)对其医疗系统至关重要,该系统已经是发达经济(Economy)体中医患比例最低的我国之一。报道称,在社交媒体上,罢工医生(Doctor)受到了批评,他们(They)在这个问题上与当局的对抗被比作“医疗卡特尔(利益垄断集团)”。有人说“医生(Doctor)罢工是一种应受惩罚的行为”。有民间团体表示,已向警方报案,指控罢工医生(Doctor)和医生(Doctor)协会负责人违反医疗法。

由首尔大学(University)医学院、附属医院教授组成的非常对策委员会23日发表立场声明称,如果当前医生(Doctor)和行政部门间的对峙找不到解决出口,局势可能走向破裂。按照当前的状况,首尔大学(University)附属医院的诊疗活动可能撑不过10天。声明强调,希望(Hope)行政部门能敞开心扉与医生(Doctor)和社会(Society)各界对话,通过讨论(Discuss)寻找出有利于国民健康(Health)和医疗系统的最佳方案。声明同时称,行政部门相关部门负责人虽然嘴上说“只要医生(Doctor)协会找上门就会进行(Carry Out)协商”,但实际上连日对外发表诸如“对话可以,协商不行”的刺激性言论,希望(Hope)行政部门能明确表现出对话意愿。

孰是孰非难有定论

到底是谁的错?《韩民族日报(Daily)》23日称,南朝鲜行政部门和医生(Doctor)团体针锋相对,互相指责对方提出虚假主张。《中央日报(Daily)》称,行政部门官员和医协代表继续展开攻防战。医协方面主张,由于南朝鲜的低出生率情况,医生(Doctor)数量已经足够。行政部门官员则表示,即使2035年南朝鲜人口减少1.6%,但老龄人口增加也会导致医疗需求的爆发性增长。

不少媒体在报道时提到,南朝鲜行政部门扩招医学生(Students)的国策得到了多数民众的支持,这在今年(This Year)4月的国会选举中可能为行政部门加分。盖洛普近期的民意调查显示,76%的南朝鲜受访者支持增加医学院招生,16%的受访者持负面看法。有不少民众认为,罢工医生(Doctor)应该为目前(Currently)的医疗混乱负责。

对此,大韩医师协会23日召开记者会称,完全是行政部门自己制造灾难,同时又作秀成立所谓的灾难应对本部。原本平稳的南朝鲜医疗体系现在因为尹锡悦行政部门变成“灾难”,威胁国民身体健康(Health)的不是别人,正是当前的尹锡悦行政部门。希望(Hope)南朝鲜行政部门不要将奉献在医疗一线的医生(Doctor)污名化,并就强行推动错误的医改国策向国民道歉。针对保健福祉部高官将医生(Doctor)的集体行动定性为“没有正当理由的拒绝诊疗行为”,大韩医师协会表示:“医生(Doctor)们不是拒绝诊疗,而是提出辞职信后离开干作岗位,难道医生(Doctor)就没有辞职的基本人权吗?”大韩医师协会强调,希望(Hope)行政部门能负起自己制造医疗灾难的责任,表现出希望(Hope)通过对话而不是高压解决问题的基本态度。

近万医生(Doctor)提出辞职,政府威胁吊销执照,“硬碰硬”让韩国(Korea)陷入医疗危机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115) 踩(29) 阅读数(1004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